莲花健康不健康 高层震荡控制权归属成谜 宋清辉解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11 08:41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莲花健康的回复更像是应付之举。

  莲花健康不健康 高层震荡控制权归属成谜

时代周报记者 黄嘉祥 发自深圳

作为中国资本市场新秀,夏建统曾用2年多的时间,控股莲花味精、参股索芙特,拿下远程电缆,筑起了一个掌控着天夏智慧(000662.SZ)、睿康股份(002692.SZ)、莲花健康(600186.SH)3家上市公司的“睿康系”。

然而,在去杠杆的背景之下,夏建统高比例股权质押的资本游戏难以再续。进入2018年以来,睿康系面临着全面溃败之势。如今,夏建统已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人员名单,莲花健康也陷入了一场难以自拔的危机中。

连年亏损、债台高筑、高层地震、股权质押、轮候冻结……自夏建统执掌莲花健康3年以来,莲花健康深陷资本漩涡。由于控股股东睿康投资已将其所持上市公司全部股份质押给国厚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厚资产”),从今年5月至今,睿康投资方面派驻的董事已全部撤出董事会,国厚资产方面关联人士则“无缝对接”进驻董事会,一度令控制权归属成谜。

9月3日,上交所在对莲花健康半年报的问询函中亦直指控制权归属问题。9月6日,莲花健康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表示,睿康投资仍是莲花健康控股股东,夏建统仍是实际控制人,目前没有明确转让公司控制权计划。

那么,究竟谁是莲花健康的真正话事人?国厚资产入驻莲花健康董事会后,又将采取怎样的发展战略?莲花健康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9月10日,莲花健康董秘办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公司董秘出差未归,加上近期事务较多,无法回复采访。

夏建统的“烂摊子”

作为夏建统进入资本市场之后拿下的第一家上市公司,莲花健康倾注着夏建统在智慧农业、大健康领域布局的野心。

莲花健康的前身为莲花味精,是河南省一家创办于1983年的国企,1998年8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辉煌时期销量曾达亚洲第一,也曾是“河南四大工业名片”之一。不过,受技术改造项目拖累,莲花味精与行业脱节,出现资金链断裂、债务缠身等一系列问题。

在莲花味精面临破产之际,有着“哈佛天才”之称的夏建统出现了。

2014年12月,夏建统以3.74亿元的价格受让莲花味精第二大股东项城天安所持的10.36%股份,继而与股东颢曦投资、天安科技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从第一大股东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公司手中接过莲花健康控制权。

夏建统入主后将公司改名为莲花健康,主营业务也新增融资租赁等金融服务业务。同时,2015年确定了进入智慧农业和大健康领域的转型战略规划。不过,夏建统执掌莲花健康以来并没能扭转颓势,多元化转型也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财报显示,2015?2017年,莲花健康的净利润分别为-1.55亿元、6524.74万元、-1.03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亏损分别为5.08亿元、1.55亿元、1.74亿元。

莲花健康深陷亏损泥淖之际,债台高筑也使夏建统压力倍增。资料显示,2015?2017 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99.5%、98.6%、105.9%。2018年一季报数据显示,资产总计为18.66亿元,负债合计则上升为20.1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07.78%。

对于莲花健康的转型破局,夏建统几乎把所有的希望寄托于2015年筹划的定增计划上。在他看来,定增是莲花健康能否转型成功的最后一步,也是关键一局。

不过,这个历时两年多、六易其稿的定增计划于2018年3月以失败告终。这意味着,莲花健康多元化转型所需的资金依旧遥遥无期。

与此同时,定增计划的落空也成为了压垮莲花健康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债务危机由此彻底爆发。

2018年4月,莲花健康控股子公司一笔3000万元的借款逾期,民生银行向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今年8月,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冻结被保全人莲花食贸、莲花健康、睿康投资、夏建统共计3003.32万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冻结其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莲花健康8月17日晚间公告,睿康投资持有公司的股份被司法冻结,冻结股份数量为1.2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78%,占睿康投资所持公司股份数量的100%,冻结期限从2018年8月16日至2021年8月15日。

睿康系全面撤离董事会

随着危机的蔓延,莲花健康还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高管人事“地震”。

2018年5月8日,莲花健康发布公告称,夏建军与袁启发同时辞去董事职务,夏建军不再担任任何职务,袁启发继续担任总经理;次日,董事会秘书时祖健辞去所有职务。

在夏建军与袁启发辞任董事当天,莲花健康召开了董事会会议,睿康投资提名王维法和罗贤辉为董事候选人,该议案在5月21日的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巧合的是,两人皆与国厚资产有关联,其中王维法为安徽省六安市人,与国厚资产实控人李厚文系出同乡;而罗贤辉2014年至今在李厚文实控的国厚资产任职。

莲花健康高层大变动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5月10日,上交所对莲花健康下发问询函,质疑其是否隐瞒重大事项,并提及实际控制权稳定性,是否可能出现重大变化。

对此,莲花健康回复称,安徽国厚是资金实力雄厚的AMC金融公司,睿康投资提名罗贤辉为董事候选人,有利于安徽国厚加深对睿康投资及上市公司的了解与互信,有利于对睿康投资及上市公司提供更多的帮助,不影响实际控制权的稳定性,也不会导致上市公司经营管理出现重大变化。

莲花健康高层变动并不止于此。此后3个月内,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一位睿康系高管辞职。6月27日,莲花健康公告称,邢战军辞去董事职务,不过仍担任财务总监。7月26日,董事长夏建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会董事、董事长等所有职务。8月23日,邢战军也因个人原因辞职,将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邢战军的离开,意味着睿康系全面撤离莲花健康董事会。与此前一样,莲花健康的新董事皆为国厚资产关联人士。截至目前,国厚资产方面已把控莲花健康董事会,令公司控制权归属成谜。

控制权归属成谜

追根溯源,国厚资产方面入驻莲花健康董事会早就埋下伏笔。自夏建统掌控莲花健康之后,就将持有股权全部质押,融资约为2亿元。截至今年2月7日,睿康投资持有莲花健康1.25亿股,占总股本的11.78%,已全部质押给国厚资产。

6月27日,为补充质押,在全部质押莲花健康股权后,睿康投资将其拥有的对莲花健康1.78亿元债权也质押给国厚资产。两个月后,8月28日,睿康投资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又遭遇轮候冻结,申请人正是国厚资产。

莲花健康的控制权究竟归谁?未来又将如何突破困局?这一系列当下亟须解决的难题,也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9月3日,上交所对莲花健康半年报内容下发问询函,也对公司控制权状态,以及是否有转让公司控制权计划进行问询。

9月6日,莲花健康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表示,睿康投资目前仍是莲花健康控股股东,夏建统仍是莲花健康实际控制人,目前没有明确转让公司控制权的计划,也没有明确的具体时间安排。

对于高层变动事宜,莲花健康回复称,自2018年6月21日收到上交所纪律处分决定书(文号为[2018]34号)后,夏建统考虑到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决定辞去莲花健康董事长和董事职务。现任董事长王维法和董事罗贤辉是睿康投资与国厚资产协商,由睿康投资提名并经公司股东大会选举产生的董事,公司实际控制人事先对此知情并予认可。

至于双方债务事宜,莲花健康表示,经公司向国厚资产问询,截至目前,国厚资产一直向睿康投资主张债权,但是,双方就债务清偿事宜以及股权等质押物处置事宜没有达成一致协议。由于控股股东睿康投资不能按期偿还借款,若其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采取拍卖等司法处置措施,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厉健律师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控股股东派驻的高管全部离职,加上控股股东股权被司法冻结,可能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处于“真空状态”,被监管部门认定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如果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未依法披露实际控制人变动的相关信息,将面临证券监管部门谴责处分、监管措施甚至行政处罚。

“莲花健康对上交所回复公司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化,这种说法是否属实有待进一步观察,或许不久以后会有更多真相浮出水面。”厉健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是表示。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莲花健康的回复更像是应付之举。

此次莲花健康的回复,让公司控制权的归属问题又增加了一层不确定性。

“莲花健康经历高管一系列变动之后,很容易引起中层恐慌,甚至会在公司运营中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混乱,对业绩风险较大,加上多元化失利,未来发展堪忧。”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